孙晋芳:务实的实验者

“制价值观的最高目标是为国争光,职业网球的最高目标是个人价值的最大化。我没有办法,只能找平衡点。”

李娜和其他网球“金花”的职业成就,受益于北京奥运会后的“单飞”试验。这项改革需要的勇气与智慧,或许只有它的主导者——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孙晋芳最能体会。大胆的改革,顽强的坚持,明智的进退,孙晋芳终于探索出一条既继承计划经济体下制的优势,又和市场经济体制以及开放多元的社会环境相适应的竞技体育发展、管理的新思路、新模式。40年职业生涯,孙晋芳对中国体育的贡献值得我们铭记。

简介:孙晋芳,女排五连冠时期的队长。1983年任江苏省体委副主任。2001年任国家体育彩票中心主任。现任国家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。

言论:“制价值观的最高目标是为国争光,职业网球的最高目标是个人价值的最大化。我没有办法,只能找平衡点。目前,中国没有制是不行的,但制要不断完善,根据不同的项目做不同的改革,不然走到最后是走不下去的。”

一个上午,孙晋芳不断地喝水,以促进血液循环。身患再生障碍性贫血症,一直靠药物维持,旁人不易察觉。

“实际是力不从心的。”孙晋芳说,“也许是女排留下的毅力。那个时期的经历,不光是留给我鲜花和掌声,主要还是留给我信念。”

和许多其他运动管理中心主任不同,孙晋芳有过辉煌的运动生涯。她熟悉运动员的心态,了解国内体育体制的优劣。

作为老女排的队长,“为国争光”是伴随着她这代运动员一辈子的最高信念,但这种信念如何与当今职业化的体坛对接,她已明白:“改革是顺从网球的发展规律。如果不改,水平永远上不去,一定要融入职业网球潮流圈子去,这样才能为国增光,不然就是空话。”

为丈夫找好保姆,将女儿送到国外读书,安顿好家里的一切后,孙晋芳调入北京。2004年,她出任国家体育总局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。

上任之初,很多人跟孙晋芳提到很有天赋、但已经退役两年的李娜,都觉得可惜。“当时的体制,和某些工作方式让她很压抑。她当时是在一种崩溃的状况下退役的。谁都拿她没办法。”孙晋芳对《中国新闻周刊》回忆,“退役后,她上了两年学,应该能冷静思考了。我觉得她肯定不舍得割舍网球。”

孙晋芳奔赴武汉,约正在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专业读书的李娜谈话。孙晋芳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李娜很多情况,甚至细致到李娜成长过程中的一些私事。

“你这么苗条淑女,我很吃惊。你真不像个运动员了,很秀气。”见面时,孙晋芳对李娜说。

但是,李娜讲了很多顾虑。孙晋芳一一开导。最后,孙晋芳向李娜承诺,接下来在国内举行的三站比赛,都发其比赛外卡,使李娜有资格参加比赛。通常网球赛的外卡发给赛事举办国的本土选手,及一些排名积分不够和有其他特殊情况的选手。连续参赛,能让李娜如愿拿到出国参赛所需的积分。

除此之外,孙晋芳还答应李娜可以自己选教练。最后这一点,是国际职业网坛的通则。在职业网坛,选手永远是老板,他们有权挑选自己的教练。教练间的竞争很厉害。

谈话进行了三个小时,这让湖北体育局的领导很惊讶。此前他们和李娜谈话,常常是话不投机,五分钟就结束了。

李娜恢复训练一段时间后,孙晋芳再次到武汉看望她。运动员退役后复出,找回昔日状态过程中的不易,外人无法理解。运动员出身的孙晋芳却很了解,她希望给李娜多一些鼓励。

这时候,李娜正处于烦恼中,一方面是恢复训练的艰苦,另一方面,省里得知李娜准备复出的消息,开始动员李娜参加全运会。这是李娜一时无法接受的。当初退役,就是因为无法忍受从地方队到国家队一系列僵化的管理,看不到从事这项运动能为自己带来什么。这次的“被动员”和一些其他类似的事情让李娜又有些动摇。孙晋芳再次开导李娜,代表地方队参加比赛只是回归运动员生涯的一部分,在此之外仍可以参加网球职业比赛为自己赚取职业声誉和物质利益。

“职业网球能赚很多钱。我们没赶上好时候,我们做运动员时国家利益至上是每个人的义务,没有提个人利益。”孙晋芳又一次开导李娜说,“现在你赶上了一个好时代,你又有天赋,你为什么要和钱过不去呢,过好生活,是要有物质基础的。”

对于那次谈话,李娜曾说,从没有“这么大的官”这样和自己交心,还少有地谈到“实现个人想法”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